火熱連載小說 重生之實業大亨-第156章 李衛東要下海(4200均定加更)相伴

重生之實業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實業大亨重生之实业大亨
李卫东的反应出乎了朱士聪的意料。
在朱士聪看来,服装厂能够出口创汇八百五十万美金,这完全是一直下金蛋的母鸡,李卫东怎么可能舍得放弃。
朱士聪显然不知道,在广交会上是何等的血雨腥风,他更不知道在上届广交会,厂家打价格战,已经让亚麻汽车坐垫跌破了成本价。
此时的朱士聪还以为,汽车坐垫是很赚钱的生意,今年依旧能带来八百五十万美金的外汇。
朱士聪这种计划经济时代过来的国企领导,早已经习惯了做垄断生意,他对于市场竞争的认知非常的浅薄。
这也是国营运输行业的一个通病,总觉得自己有车有司机,运输行业就是旱涝保收,等到民营运输业者出现,真正的开始竞争时,两三年的功夫全都死翘翘了。
而且朱士聪只是一个地市级国企的领导,又不是外贸相关的企业,也就没有资格和门路,知道广交会上所发生的事情。
所以在朱士聪眼中,服装厂还是个下金蛋的母鸡,只要抱在手里就能发大财,他全然没有意识到,李卫东已经将服装厂视为包袱,迫不及待的想要甩掉。
“李卫东真的不要服装厂了?这怎么可能!我是不是听错了?以我对李卫东的了解,这家伙可是个从不吃亏的主儿,今天答应的这么痛快,肯定有诈!说不定是挖好了陷阱,等着我往下跳呢!我可得小心谨慎一些,不能再上当了。”
想到这里,朱士聪开口问道:“小李啊,你要是真的不想继续承包服装厂了,那么总公司会派人去接手的,只不过嘛,有件事情我得先问清楚,服装厂现在没接什么外贸订单的任务吧?”
“这朱士聪是怕我阴他呢!”想到这里,李卫东微微一笑,开口说道;“朱书记,你放心,现在服装厂没有接外贸订单的任务,你若是不信的话,可以去外经贸局打听一下。”
“没有就好!”朱士聪点了点头,随后又问道:“那服装也没有欠别人的钱吧?”
“当然没有。”李卫东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服装厂的收支是平衡的,没有欠外债,也没有借钱给别人。”
朱士聪又想起了那四台进口编织机。
“上一次的时候,李卫东就用进口编织机,阴了我一次,我绝对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于是朱士聪开口问道:“小李啊,据我所知,这服装厂里有一些进口设备,是你私人购买,然后租给服装厂用的。你若是不承包服装厂了,这些设备打算怎么处理啊?”
“我要这些设备又没有用,当然是卖掉了!”李卫东脸上的笑意更浓,他开口说道:“朱书记,如果咱们公司服装厂有兴趣的话,我也很愿意将那四台进口编织机拱手相让!”
“真的?”朱士聪有些诧异,他没想到李卫东这么好说话,竟然连那四台编织机都肯让出来。
对于李卫东而言,那四台进口编织机完全没有用了,亚麻汽车坐垫的出口价格已经降到了成本价以下,就算是有了这四台进口编织机,也赚不到钱,既然如此还不如直接卖掉。
朱士聪显然是不知道亚麻汽车坐垫行情的,他还以为亚麻汽车坐垫能赚大钱呢。既然朱士聪愿意做接盘侠,李卫东顺水推舟,何乐而不为呢!
只见朱士聪试探性的问道:“这进口设备,你打算买多少钱?”
“既然是咱们公司想要的话,我就报个优惠价,三万块钱一台。”李卫东伸了三个手指头。
“三万块?”朱士聪微微点了点头,他倒不是觉得贵,而是觉得有些便宜。
此前杨鹏接管服装厂的那段时间,曾经跟朱士聪要钱买过两台国产编织机,所以朱士聪大约知道国产编织机的价格。对比一下李卫东三万块钱的报价,这进口编织机的确是挺便宜的。
“怎么卖这么便宜?这可是进口设备,虽然是二手,可也就用了一年的时间吧,竟然只卖三万块钱一台,莫非其中有诈?”
朱士聪是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李卫东还以为朱士聪嫌贵,于是开口说道;“朱书记,我这个价格已经够便宜的了!我给你透个实底,当初我买这些设备的时候,一台可是花了一万五千美金,按照现在的汇率,相当于六万多人民币。
这美金可不容易弄到手,国家外汇紧张,对于外兑的兑换也有严格的限制,这年头就算是手里有六万人民币,也换不到一万五千块的美金。
现如今,我一台设备孩子卖三万块,这可是打了五折啊!这也就是咱们运输公司要,我才给出这么低的价格,换成是别的纺织厂,我肯定不会卖这么便宜的。而且我相信,同样的价格,我卖给别的纺织厂,他们肯定会抢着要的!”
朱士聪仍然觉得,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肯定是有问题的,他有些犹豫的望着李卫东,沉吟了数秒,最终还是开口问道:“小李啊,三万块一台的价格,公司还是能够接受的。你把设备卖这么便宜,是不是还有其他附加条件,如果有的话,不如先明明白白的说出来。”
“要说附加条件嘛,也是有的。”李卫东点了点头。
“果然还有其他条件!”朱士聪反而有些心安,他开口说道:“是什么条件?”
“我一共有四台进口设备,要卖的话,也打算一起卖,所以总公司要买的话,也要四台设备一起买!”李卫东开口说道。
“就这些么?”朱士聪诧异的问。
李卫东想了想,随后开口说道:“除此之外,还有件事情要麻烦朱书记,我打算办一个停薪留职,还希望总公司能批准。”
“你要办停薪留职?不想再公司里待了?你这是打算下海啊!”朱士聪显得有些吃惊,语气中也有几分不屑。
“下海”在当时而言,还是一个比较新鲜的词汇。
八十年代,普通人对于“下海”这种行为,看法并不正面,国企职工和政府干部甚至很鄙视那些“下海”的人。
这主要是因为私营经济一直没有被正名,个体户的也缺乏社会地位。对于普通人而言,好好的干部不当,下海去当个体户,那是脑子抽筋了。
直到南巡讲话发表之后,“下海”经商才逐渐成为热潮,像是机关干部、知识分子、国企人员,纷纷加入到“下海”大潮。
正因为当时的人对于“下海”的看法是负面的,当朱士聪提到“下海”这个词语时,会感到吃惊,也会表现出不屑。
此前李卫东承包服装厂,虽然也算是一种经商行为,但毕竟还是在国企的体系下做事情。
可“下海”就不同了,那是脱离国企的体系,自己经营工商业,这跟当个体户的性质是一样的,只是规模大小的区别。
在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的时候,国企和事业单位的正式人员,“下海”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直接辞职,一种是办一个“停薪留职”,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后者。
选择停薪留职,一来是可以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万一“下海”失败,被海浪一巴掌拍回在沙滩上,也可以回原单位继续上班,大不了就是仕途受到一些影响,但不至于失去饭碗饿肚子。
选择停薪留职的第二个原因,就是保留一个单位的身份,这在八十年代更是尤为重要。
八十年代的中国社会,存在着各种鄙视链。
比如城市户口可以鄙视农村户口;比如国企职工可以鄙视集体企业职工;再比如有正式工人可以鄙视临时工;当然还有就是有工作单位的人鄙视个体户。
在这一套鄙视体系下,一个国企干部的身份,显然是站在各种鄙视链最顶端的。有这么一个身份,在很多事情上都会享有特权,这一点对于现代人来说是很难理解的。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出差住宾馆,这时候如果你掏出一个国企的工作证,那么绝大多数的宾馆都会对你笑脸相迎;而如果你没有这个国企的工作证,只拿一个身份证的话,很有可能被宾馆当成闲杂人等拒之门外。
邪王强娶狂妃:毒医五小姐
再比如,坐火车遇到临时检查行李,这时候你掏出一个国企的工作证,那么临时检查可能就能省掉,或者只是简单的检查一下。可如果没有这个工作证,你可能就要面临更加仔细的检查,张德歪瓜裂枣的遭遇搜身都有可能。
还有遇到公安部门严打的时候,交警部门设卡查车的时候,一张国企工作中都能省去很多的麻烦,至少不用遭到长时间的盘问。
甚至遇到了车匪路霸,国企的职工也要比普通老百姓受优待。有些聪明的车费路霸担心受到打击,也会对国企职工网开一面。
因为国企职工身上带着的可能是公款,公款被抢的话,那相关部门肯定会有所行动,严重的话会在附近几个村挨家挨户盘问。
而普通老百姓的钱被抢,结果大概就是贼人跑了,抓不到了。
更何况运输公司的工作证,还跟其他国企的工作证不同。作为交通运输系统的企业,运输公司的工作证在交通出行方面是有福利的。
比如你没有买到去某地的火车票,完全可以刷运输公司的工作证进检票口,大不了就是上了车没有位置坐,就当买了站票了。
2000年以前,买火车票可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某年春晚有个小品,叫《有事您说话》,其中有个桥段就是说买火车票,要扛着被子穿着军大衣,大半夜的去排队,这样才能买到火车票。
对于没有门路的人而言,所以仅仅一个刷工作证上火车的福利,便已经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基于这种种好处,李卫东并没有直接辞职,而是决定办一个停薪留职。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